看完圆桌派的感受「看完这期圆桌派我又觉得我行了」

明天就是国庆假期,相信「史上最xx国庆档」这类推文快把大家看吐了。

咱们今天不聊电影,聊玄学。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玄学。

读完本文,你或将收获人生的财富密码、开启智能超脑的万能钥匙。

事情要从第五季《圆桌派》开始。

这个国民谈话类节目曾经凭借姜文、王晶、蒋雯丽等一众大咖的金句频频刷屏,窦文涛、马未都、徐子东、马家辉、蒋方舟等常驻嘉宾也各有各的风情,对某一热点做各自领域的解读。

第五季第一期,请来了国乒一姐、初代大魔王邓亚萍。

跟很多小伙伴一样,碗哥也是抱着下饭的心态,听听这几位吹温水、唠闲嗑,毕竟东京奥运会落下帷幕已有段时间,混双输给日本的阴霾也逐渐散去,纯粹是当一期常规节目看的。

然而!

1小时14分钟的节目看完之后,顿感眼眸清亮、神清气爽、经脉通络、气血充沛,任督二脉被打开,犹如一斤茅台下肚目力所及尽是璀璨,身体仿佛被灌入了九阳神功的极阳之功效,生活的压力、未来的迷茫在某一刻被消解。

用二次元的话来说,就是小宇宙爆发了。

邓亚萍这期的切入点,当然是乒乓球。

窦文涛依旧扮演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发问者;

马未都马爷化身公园乒乓球大爷,向职业选手交流心得;

至于徐子东,在“京腔”的学海里继续苦心孤诣,短短一集学到了“飒”“抠”“扛”三个字精髓。

但飞行嘉宾邓亚萍,就牛逼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牛逼。

上了岁数的读者,都知道亚萍在上世界末的世界乒坛上,是怎样的霸主姿态;

95后的小伙伴们,也或多或少从一些演讲类节目中,听过她对“天分与努力”的演说。

而看完本期,关于邓亚萍的讨论,已经远不止运动员、演说家的范畴。

夸一句当代人精神导师,不为过。

最开始肯定是聊技术。

在三位语言类老炮的追问下,邓亚萍先是从专业运动员的角度,聊了聊中国乒乓运动员训练技术到底有多残暴,捎带手地分析了一波孙颖莎和伊藤美诚的球风,以及后者被前者虐菜的必然。

尽管有国粹泄露的风险,尽管邓亚萍也深知话不能说太满的规矩,但眼下的国际乒坛,仍然是中国对抗世界的大格局。

继而,话题从技术转向战术。

所谓战术,说白了,就是跟对手斗心眼。

比如,从对手的脸色判断对手此时此刻的心态,然后调整己方的出球力度、角度、前三板还是持久战;

比如,对方得分怒吼,从这声吼中,判断是虚张声势还是志在必得;

还有,从落后到反超,再从反超到被逆转,运动员心态会发生什么变化。

总之,察言观色也是职业运动员必备的技能。

邓亚萍从战术方面,逐局复盘了许昕刘诗雯被伊藤美诚水谷隼翻盘全过程的心态变换,犹如一套精密的思维导图。

邓亚萍评价「连水花都羞涩」的全红婵小妹妹“无知者无畏”,这话听上去不那么入耳,但细究起来,封闭的训练环境 封闭的比赛场馆,的确屏蔽掉太多外界无效杂音,运动员得以发挥最好的技能。

聊战术的这个环节,最打动人的,是关于“运动员在场上不要想太多”的天然悖论。

大家都知道,运动员在整个职业生涯,只有一个目的:夺冠拿第一。

但太想赢,又必然影响发挥。

正如邓亚萍所说——

如果以比赛为一个训练周期的终点,那这段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向着冠军前进,而偏偏在距离奖杯,一步之遥的时候,要告诉自己,学会放下,不要被附加的荣誉、利益所干扰。

想想挺反人性的!

得心,才能应手。

心态平和,是发挥水平的基本前提。

技战术聊完,窦文涛赶紧向干枯的草垛抛出了一根茁壮燃烧的火柴,点燃了贮藏在每一位观众胸中的精神大火;

这期节目的话题,也从运动升华成了人生、从技战术浓缩成了玄学。

窦文涛问邓亚萍,大家都说气势如虹。

好像一有气势了,出拍的每一下都是对的,人好像进入一个巅峰状态。

这种状态在心理学上,叫做Flow,心流。

这种状态包含但不限于运动、艺术创作、科研生产等领域;

人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前一个动作和后一个动作的衔接,上一个任务和下一个任务的切换,无需思考,全由下意识来主导。

而周围的世界,犹如围着你在转,世间万物听凭你来调兵遣将;

时间感、空间感、自我评价,随即消失。

再通俗的说,心流是一种将个人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种活动上的感觉。

在此状态中的人,不愿被打扰,也称抗拒中断。

怎么样?

玄妙吧?!

气氛都烘托到这儿了,常驻嘉宾捧哏得跟上啊!

马爷接话:这就是咱们常说的「有如神助」

徐子东接话:这个是行行都通的,其实写作、艺术,基本功做足了,那一瞬间就是会不约而至。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种小宇宙爆发的体验。

碗哥相信,这一瞬间,虽然短暂地可以以微秒、毫秒计算,但它带给人生的感悟,是终生难忘的。

这种体验,在体育竞技上经常见到。

世界杯赛场马拉多纳以一敌五,攻破对手层层围堵美如画;

NBA赛场乔丹罚球线起跳扣篮,右手换左手上篮行云流水,无所不能;

2008年北京奥运会田径赛场,博尔特创下短跑新纪录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

在世界最顶级的赛场上,能说他们的队友不够强吗?

但他们就是能完成重兵压境的防守,犹如一支疾箭,刺穿终点线。

傅园慧大家都还记得吧,洪荒之力。

里约奥运会她游出了自己都无法相信的58秒95,这绝对不是自谦和不自知,,而是体能、技术、场地、心理等多重复杂因素咬合成最佳状态后的结果。

每一个细微动作的变形,都能导致最终结果的异变。

也许,在这白驹过隙的时间里,上帝接管了他们的身体。

再来看艺术领域。

窦文涛在节目中也说了,一个画家进入心流状态,其运笔连贯犹如行云流水,下笔之间没有思考的痕迹,一气呵成。

《爆裂鼓手》大家都看过。

人们对男主安德鲁最大的误解,就是觉得他是天才。

事实上,如果没有超于常人的热情和淬火成钢的毅力,安德鲁什么都不是。

但,就是在在导师的严格督教下,以非常规手段挑战自己的极限,用超出生命的负荷进行魔鬼式的训练,双手敲鼓打直到鲜血流出。

无疑,这个阶段是痛苦的,但唯有痛苦才能鞭策他走向舞台中央。

影片最后,安德鲁进入了「心流」状态——

没有导师的苛责,没有队友的伴奏,没有台下观众的干扰,也没有他自我的意识。

那一刻,万籁俱寂,心旷神怡,手指的痛化作心灵的甜,一束灯光从天而降;

安德鲁的双手被上帝接管,向自己的巅峰完成冲击。

科研领域,远有图灵在重压之下破译德军密码,近有霍金在全身瘫痪的性状中提出无边界宇宙模型。

巧合的是,电影中,常常用降格蒙太奇来展示他们的专注。

一方面象征着时间的流逝,另一方面交代主人公进入了“无我”“坐忘”状态。

时间、空间,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天下之大,独居一隅

日月逆行,星河倒灌

这美妙而充实的感受,当然是不可复制的。

就像电影《永无止境》中,男主人公吃下「聪明药」,每天都处于巅峰状态。

世界所有艰涩的问题对他而言都成了小菜一碟,股市大盘、古典诗歌、科研理论、国际局势通通不在话下,创作力、思考力、执行力始终处于巅峰状态。

因为聪明药,常人一生难求的体验,于他而言只是日常。

尽管影片没有点明聪明药的副作用,但男主招致的杀身之祸,一早给观众暗示,所谓的聪明药,不过就是人人唾骂的毒品。

那么于我们普通人,该如何寻找心流的状态呢?

邓亚萍用她的话回答说——

把球打到台子上。

这话简单吧?

公园大爷、3岁小孩都能打到台子上,何况你一个职业运动员?

然而试想,在国际大赛上,我们观众看球时都紧张到窒息;

运动员处于怎样的高压状态可想而知。

各种情绪挤压下的心跳加速,会导致出手变形,尤其处理关键球,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这时候,把球打到台子上,打出高质量的刁钻球,还简单吗?

吕克贝松的《超体》结尾处,女主大脑开发到100%

一路高歌猛进,神挡杀神;

感知了天恩,升级了维度;

天地之大,不过方寸之间;

世界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便携U盘。

《一代宗师》叶问打遍天下无敌手,功夫二字,也不过一横,一竖。

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反,张无忌全部忘记之时,也是学成之时,能不受原来招式所限,随意出招自成章法。

大道至简。

于我们普通人,想要在某一领域抵达通神、得道的境界,一来要有超越常人的苛刻练习,二来少不了在极端压力中的控制力。

很简单,又很难。

加油吧,少年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