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彪老婆张秋芳「傅彪妻子张秋芳39岁丧夫为照顾公婆拒绝改嫁将儿子培养成才」

《古董局中局》首映式上,葛优一露脸就引发全场欢腾,许多老粉们纷纷感慨:“论喜剧,还得服我们葛大爷”。

在这部片中,葛优扮演一个具有谍中谍多重身份的“骗子”,整个影片画面欢脱,情节搞笑。但看惯了葛优喜剧电影的“老粉”们,总感觉心痒难耐,好像电影缺点东西。

琢磨好久,才发现是因为葛大爷身边,再也没有那个胖胖憨憨的,可以跟他“接梗”的傅彪了。

曾经的傅彪,可是葛优电影中的“铁杆绿叶”。两人在一起时,就算不说话,也能让人发笑不止,他们同框表演时,充满了喜剧的张力和笑点,有一种两人独特的气场,让观众印象深刻。

因为有傅彪的配合,让葛优的喜剧效果更加圆满,让一个个小人物更加鲜活,也让他们的每一部影片都令人难忘。

傅彪离世后,葛优曾在送别仪式上痛哭不止,并含泪告诉所有人:“以后他儿子就是我儿子”。此去经年,很久之后葛优提起傅彪还会说:“我总感觉彪子人还在一样。”

那么,这个傅彪,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葛优念念不忘?而傅彪走后,他的妻儿又过得好吗?

01

提起傅彪,认识他的人脑海里,总会闪过一个高大魁梧,却又胖胖憨憨的身影。他圆圆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丝“憨”气,性格却是热情大方又爱笑。

他的笑,用朋友们的话说:“带着三分俏皮,一丝得意”,以至于一看到他,就不由自主地想笑。

从小到大,傅彪的形象好似都是这个模样,没有多大变化。

1963年,傅彪出生在河北一个普通的军人家庭。

作为排在三个姐姐后面出生的“老傅家独苗”,傅彪的出生,让奶奶的期盼终于圆满。她殷切地为孙子起名“黑蛋”,盼着孙子贱名好养活。

那个年代生活条件不好,但在部队大院生活吃饱饭还是没问题的。在父亲的基因影响下,傅彪长成了魁梧的大块头。

少年时期的傅彪,又高又壮,看起来就不好惹,人如其名身上带着一股子“彪”。

因为这样的长相身材,生性爱玩、学习也不好的傅彪,从小就没少受憋屈。

唱歌跳舞,音乐老师嫌弃他太胖不好看。跟人打架,他永远是受冤屈的一方。干活受累的事,老师不用想就指定是他。

1982年,傅彪参加高考时,以仅仅24分之差落榜。正在迷茫中,他却意外发现有一所民办的“中华社会大学”表演专业正在招生。大喜之下,他匆匆拉着父亲就要去报名。

看着这样的儿子,父亲深深叹口气说:“彪子,你确定学表演不会后悔吗?”

傅彪当时斩钉截铁地告诉父亲:“天大的困难都不后悔。”

此时憧憬中的傅彪,没想到他此后的演艺之路,会如此难走。

大学期间,傅彪得到了参演电影《北国红豆》的机会。虽然只是一个配角,在演员表上连名字都没有,但是拿着900元报酬的他仍然激动地傻乐。

可还没等他乐完,学校的罚款通知书就来了。吃惊的傅彪,第一次知道自己接戏竟然要罚款1500元,这等于他还要倒贴600元才够赔偿。一怒之下,傅彪选择了离开。

离开学校后,傅彪经朋友介绍,考取了铁路文工团的话剧团。兴冲冲地报道后,还没来得及开始自己表演生涯的傅彪,看着领导发的工作安排表愣住了。

他想表演,领导却让他说评书和相声。带着一股子郁气,傅彪开始上下折腾,写调动申请、求人说情、请客送礼。

能试的都试过了,可领导铁了心让他做这个,还拍着他肩膀说:“彪子,我看好你”。

无奈的傅彪,终于接受了领导的安排,这一妥协就是整整十年。

工作上虽然有些郁郁不得志,但情场上却挺得意,在这里傅彪完美地解决了自己的人生“头等”大事。

每次只要说到这里,一向憨厚谦虚的傅彪就会眉飞色舞,得意洋洋地说起他和妻子的恋爱故事。

傅彪在话剧团工作时,结识了前来学习表演的张秋芳。

张秋芳是一个对表演非常感兴趣的姑娘,为了学习表演她甚至放弃成为空姐,但外行入门难,由于无人指导,她只能自己蒙头瞎学。

傅彪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他细心地指导她演技,给她搭戏,帮她纠正每一次失误。傅彪的每一次指点,都让张秋芳飞速地蜕变,一来二去,两人之间就产生出不一样的“化学效应”。

张秋芳至今仍然记得,傅彪第一次和她约会时的情景。

当时两人约在西单吃饭,傅彪身上钱不多,只够点一盘张秋芳爱吃的“葱爆海参”。

虽然当时经济比较窘迫,但傅彪却毫不犹豫地把海参都挑给她吃,自己却只吃里面的大葱和配料,靠白饭填饱肚子。

这样的傅彪,让张秋芳感受到了第一次强烈的心动。虽然外表长得像个“铁憨憨”,但在外面是个顶天立地能扛事的“爷们”,在家里也是个细心体贴的好男人。

看着对面还在不停给她挑海参的傅彪,张秋芳笑着捂住心口,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夫妻之间是一种缘分,也许你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优秀的。

但却一定是我念念不忘,从最初就写入心扉的,永远都不想放下的牵绊。

02

1989年,5年恋爱长跑结束,两人终于结婚了。没钱买新房,也没买三转一响,只是在部队大院里摆了6桌,但张秋芳还是感到很幸福。

婚后,两人过得贫穷却幸福。傅彪在演艺事业上打不开门路,但张秋芳机会很多,所以张秋芳毅然扛起养家重担。

在家茫然等待机会的傅彪,有时候也会沮丧,妻子张秋芳就会安慰他说:“夫妻之间,不就是相互扶持,现在我还行就我来,以后你可是要养我一辈子的。”

1991年,儿子傅子恩的出生,让一家三口生活更加幸福圆满。但家庭经济也是肉眼可见的,更加紧张起来。

眼见着妻子张秋芳产后三个月,就不顾身体出去接戏,傅彪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偏偏这时候,他的一个好哥们跑来挑唆:“让嫂子出去赚钱养你合适么?我这有个生意差30万,你要来的话,我赚钱也给你分成。”

钱傅彪是没有,但这生意他确实心动了,点头拍板:“干了”。

傅彪这人热心又仗义,身边朋友很多,在他的担保下很快筹集到了30万元。可还没等他畅想完能赚到多少钱,那个集资的哥们卷款跑路了。

事发后,心急的朋友纷纷上门要债,傅彪站出来跟朋友们保证说:“债算在我头上,有多少我都还。”

在月工资500元的90年代,30万毫无疑问是笔“天文巨款”。为了尽快赚钱还债,傅彪决定下海,成为一名广告公司的业务人员。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酒桌上请客吃饭、喝酒应酬,醉醺醺地来去,很少有真正清醒的时候。

他常常几个月都不见踪影,要么一堆人在外面吃饭,要么一堆人在家里待客。

人人都夸:“彪子这人仗义好客,对朋友没有不好的时候。”可只有张秋芳知道,丈夫也是身心疲惫的。

每个深夜,醉醺醺的傅彪回到家倒头便睡。张秋芳就会起床,为喝醉的他擦洗善后。不知道多少次,张秋芳听到傅彪在梦里哭着嘟囔:“老婆,我恨死你了,我想演戏。”

可第二天,酒醒后的傅彪,又继续爬起来出现在酒桌上。

钱慢慢还清了,可傅彪的身体却因为长期抽烟喝酒,落下了肝炎的病根。

1994年,傅彪事业出现转机,某天傅彪激动地跑回家告诉张秋芳:“老婆,我接到了张导《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试镜通知。”

从那部影片开始,傅彪真正地“火”了起来。

他后来进了“冯家班”,成为冯小刚导演拍片的“御用绿叶”,跟着葛优一起拍了《甲方乙方》、《没完没了》、《一声叹息》,成了喜剧片的“灵魂段子手”,堪称贺岁片的“最佳拍档。”

事业进入巅峰期的傅彪更加忙碌了,他都忘记了有多久,没和老婆孩子团聚了。

看到这样的丈夫,张秋芳为他高兴,也为他担忧,但也知道强留不住。她曾笑着跟傅彪开玩笑说:“你在家就是个空心的,躺沙发上发呆不吭声,心却早溜到片场去了。”

虽然家里日渐富裕起来,但一家三口吃顿饭却变得更难。终于,张秋芳忍不住了。

某天,出外拍戏的傅彪终于归来,他们一家三口准备去饭店吃饭庆祝。

走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看着丈夫傅彪揽着他们躲避过往车辆的身影,张秋芳忍不住失声痛哭。她对傅彪说:“彪子,我不要钱,我就要你人,要你陪着我和儿子。”

傅彪愧疚地看着妻子,却无法答应。工作上的事,不是他想停就能停的。

超负荷的工作强度,终于对傅彪的身体造成了强烈的反噬,脂肪肝、高血压、高血糖纷纷造访,傅彪的体重一度飙升到200斤。

有句俗话说:“年轻时拿命赚钱,年老时拿钱买命”。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活到老,都有机会花钱保命。

厄运总在猝不及防间降临,往往让你来不及应对。

03

2004年,正在拍摄《天下无贼》的傅彪,总是感觉最近身体很累很疲惫。但这种累,跟平常不一样,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偷偷抽取他的生命力一样。

终于知道正视自己身体问题的傅彪,在张秋芳陪同下来到医院。

第一次做核磁共振时,张秋芳的手不停地颤抖,手指冰凉,看着丈夫平躺着被推进检查室,她的心里总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8月中旬,傅彪经过多次检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葛优后来在书中写道:“仅仅晚了三个月,不然彪子可以多活5年。”

医生说:“换肝吧”。张秋芳二话不说掏出全部积蓄,东拼西凑了200多万,跟傅彪说:“放心去治,家里有事我来扛”。

第一次换肝,失败。第二次换肝,又失败了。医生拿着检查报告找张秋芳谈话:“你要有心理准备,病情已经控制不住了。”

看着被病痛折磨日渐消瘦的丈夫,张秋芳心如刀割,她趴在病床边上对傅彪说:“彪子,我下辈子还嫁给你好不好?”傅彪艰难地笑着冲妻子点头,夫妻俩再也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

一边是需要她照顾和宽慰的丈夫,另一边是不知真相,却一直打电话催问的儿子和公婆。张秋芳只能咬牙硬扛着,她好似每时每刻都能崩溃倒下,却还要假装自己无比坚强。

看着病床前不停忙碌的妻子,傅彪也非常心疼,努力挤出笑安慰她说:“别担心,我一定能好的。”

可是,病情恶化很快,傅彪出现了暴瘦、昏迷和嗜睡的情形,到最后甚至要上止痛泵来止疼。张秋芳感到非常煎熬,因为她曾清楚地听到丈夫说:“老婆,我想笑,可我疼啊!”

2005年8月,傅彪在医院的病房里,手里拿着一支烟看了很久。当护士走过来,他才回过神来,习惯性地点燃了烟,抽了起来。一支烟抽完以后,他拿起手机给妻子打了电话,这边他语气哀伤地说道:“对不起,剩下的日子,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但我永远爱你!”

在傅彪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心心念念放不下的人还是深爱的妻子,但也觉得此生最对不住的也是妻子,也许,他在抽生命中最后一支烟的时候,就在想自己走了以后妻子该怎么办吧!

2005年8月30日,残酷的病魔最终带走了傅彪,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2岁。

望着静静平躺在病床上再也无法和她说话的丈夫,张秋芳不仅没有掉一滴眼泪,反而很释怀。因为此时此刻丈夫的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痛苦和煎熬,他走得平静而安详。

正如儿子傅子恩在葬礼上说的那样:“请不要为我父亲离去而悲伤,现在他终于可以休息了。”

傅彪的葬礼办得空前热烈和盛大,张国立主持,冯小刚念悼词,还有许多娱乐圈的名人都纷纷前来祭奠和送别。

丈夫虽然不在了,但张秋芳却没时间悲伤,因为还有200万的债务急待解决。除此之外,儿子留学要用钱,公婆的医药费生活费也需要钱。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每晚一闭眼,想起肩上压着的“天文数字”,她就愁得睡不着觉。

危急关头,丈夫的朋友们,在得知她的窘境后,纷纷伸手相助。

冯小刚送来朋友们凑的120万礼金,缓解了她的经济压力。

张国立和邓婕主动上门,介绍她代理美国品牌运动鞋,让她能有赚钱的渠道。

仗义的葛优认下傅子恩做“干儿子”,对她保证:“彪子的儿子,就是我儿子。”

看着身边一直关心和帮助她的朋友,张秋芳终于泪如雨下。

丈夫不在了,家只有自己扛。她发誓要活出个“人样”来,不让彪子失望,也不能拖累身边这帮朋友。

为了尽快还清剩下的80万贷款,张秋芳把自己“豁”了出去。除去睡觉的时间,她不是在鞋店里,就是在去鞋店的路上。

她将儿子托付给公婆,自己则全身心投入代理事业。傅子恩知道妈妈这段时间,为了还贷款正在创业。所以他懂事的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并且每天给妈妈发个短信告诉她:“妈妈,我很好。”

终于,她的努力有了收获,不到一年时间,张秋芳开了30家店。

跟银行约好还贷款的那天早晨,张秋芳带来了整整齐齐80万现金,亲眼看着柜台人员注销这笔贷款,张秋芳的眼泪一直不停地流淌的。

几百个日日夜夜,她终于还清了,浑身上下好像都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生活似一根绳索,总是牵引着我们向前,每个人都在人生路上艰难跋涉。

有些痛,只有经历过才懂。有些坎,只有努力才能度过。

04

浑身轻松的张秋芳,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接儿子回家。

傅子恩还有半年初中毕业,傅彪曾经说过,让儿子在初中毕业后出国。知道家里经济困难,儿子曾经跟张秋芳说:“妈妈,我不出国,也可以很优秀。”

虽然知道儿子是在安慰自己,但张秋芳舍不得。拨拉着账上为数不多的存款,张秋芳一咬牙又在银行办了60万的留学贷款。至此,才还完债的她又成了“负翁”。

代理的鞋店生意越来越稳,收入也不可能有大增幅。要想尽快还债,就必须要有新的收入来源。

思来想去,张秋芳最终还是选择了经商,从她最为熟悉的经济公司做起。毕竟,她身边的冯小刚、张国立、葛优这些朋友都够仗义,有资源能够给她一些,就能让自己的小公司慢慢发展起来。

张秋芳一直觉得对不起儿子,丈夫走后她忙于赚钱,关心儿子太少。现在儿子远赴英国留学,不仅懂得省吃俭用,还值得自己投稿赚钱。

傅子恩的贴心懂事,让张秋芳既愧疚又感慨。14岁的儿子因为父亲去世,好像直接越过了叛逆期,瞬间长大了。

眼看着家里的日子走上正轨,一切都在慢慢朝好的方向发展,公公婆婆那边却传出了住院的消息。

婆婆身体不好,公公心肌梗塞又多次中风,基本算是长年在医院。算算费用,每年医药费就要24万才够。知道这事后,张秋芳赶紧打电话过去询问病情。

彪子的姐姐们说:“彪子走了,你负担重,药费你不用管。”

但张秋芳却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们:“这是我和傅子恩共同的决定,彪子走了,赡养父母的责任我替他担。”

夜深人静时,疲惫了一天的张秋芳,又在发愁钱的问题。眼见资金缺口越来越大,但每一份都是该花的钱,不能节流,她只能想方设法“开源”。

她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演员”,她虽然忙,但也不是不能抽出时间去演戏的。就这样,张秋芳开始了家、鞋店和片场三头跑的日子。

她把自己压榨的像一个陀螺,不停地高速旋转,不得片刻喘息。有几次,张秋芳甚至因为太过劳累而晕倒。朋友们劝她休息一下,可是想着每天都要花出去的钱,她咬牙重新回到工作中。

病情稍微缓解的公婆,看到儿媳妇忙得昏天黑地,浑身上下透露着疲惫,心疼地说:“要不我们回去吧,不治了。一把老骨头,还拖累你们娘俩,真是造孽啊。”

她笑着宽慰老两口说:“彪子走了,你们也还是我爸妈。再说,您大孙子说了,您俩养老钱我先垫着,他以后还。所以您俩就安心养着吧。”

这样忙碌的日子,虽然很累,却让张秋芳分外有成就感。

她想,如果彪子还在,她大概只会是个跟在她身边的“小女人”。但现在她能身兼三职,每一份都做得风生水起,活成了一个“女强人”。

时间总是在忙碌中飞快流逝。不知不觉中,张秋芳凭着那股不要命的“拼劲”成了商界的亿万富翁。她和傅彪的儿子傅子恩也已经长大,并且成了一名小有成就的导演。

这些年,总有人想给她介绍对象,但她都拒绝了。婆婆也曾拉着她手说:“秋芳,有合适的你就嫁了吧。”看她不点头,婆婆仍然固执地劝说,最终她只能含泪说:“有合适的,让我带着你们改嫁,我就一定嫁。”

之后的日子,她敷衍着相了几回亲,每回对方都被她“带公婆改嫁”的要求吓跑。看着公婆无奈的叹气,张秋芳偷偷地笑了。

其实,她压根不想嫁,一颗心满满的都已被傅彪占据,如何能装得下别人。

55岁终于闲下来的张秋芳,除了照顾公婆关心儿子,也会时不时出国走走,享受下她从未感受过的悠闲生活。

但更多的时间,她会精心打理那间,他们一家三口曾经生活的老别墅。

她一直记得,彪子生前最爱坐在那个摇椅上,一边悠闲地抽烟,一边轻轻摇晃着摇椅,在他的脚边忽远忽近地跑着一只大白鹅。

每次看到她出来,彪子都会远远地喊她:“秋芳,你快来啊!”然后拍拍身旁的座位冲她示意,那模样带着三分俏皮,一分得意,像一个等待她夸奖的孩子。

每当想起这样的情景,张秋芳总会泪流满面,心里涌动着一股满满的幸福。

她想,就这样守着回忆度过余生,也挺好的,不是吗?

或许这世间的每一份真情,都是一个人在等另一个人,都是一个人在不停地为另一个人赴约。

人的一生也就两三万天,而他们只相爱了短短16年。

他走后的每一天,她都在用尽全力去想他。

有人说,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消失,是在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也遗忘了所有关于他的那天。

她这一生,并不害怕死去,却怕她死后,再也没有人像她那么爱他。

在付彪妻子张秋芳的心里,就这样守着回忆度过余生挺好的,因为,当她老去时,念着他的名字也能含笑九泉。

(相关资料和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删)

—END—-

作者丨艾琳

编辑丨籽籽

主编丨鱼鱼

天下无贼傅彪的老婆是谁

傅彪妻子:
张秋芳
张秋芳,女,1966年出生,铁路文工团话剧团演员,已故著名演员傅彪的妻子。
傅彪,1963年9月27日出生于河北省临西县,内地影视演员,毕业于中华社会大学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
中文名
傅彪
外文名
Biao Fu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身 高
178厘米
出生地
河北临西
出生日期
1963年9月27日
逝世日期
2005年8月30日
职 业
内地演员
毕业院校
中华社会大学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
代表作品
甲方乙方、没完没了、幸福时光、一声叹息
主要成就
第2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
第9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妻 子
张秋芳

好人傅彪:41岁因病去世,妻子坚持16年不改嫁,被人铭记的一生

“每一个配角,在我心里都是主角。”这是傅彪生前最常说的一句话。

2005年8月,年仅42岁的著名演员傅彪因患肝癌去世

消息一出使得 娱乐 圈中无数演员明星悲痛万分。

葬礼上,前来吊唁的圈内好友不计其数,连萍水相逢的路人都主动为傅彪的灵车让路。

甚至还有一位叫周冉的小朋友,在傅彪去世100天后,为他献上了一瓶红酒

并说:100天了,叔叔我们都想你了。

傅彪的好友们更是仗义出手,帮傅彪扶持可怜的孤儿寡母。

多年后,妻子没有选择改嫁,而是选择守寡16年。

冯小刚、葛优等人更是多次在镜头前提及他。

这一切,都源于傅彪生前无私奉献的为人处事。

1963年,傅彪出生在北京大院。

父亲是北方人,在南方当兵时结识了同为军人的南方妻子。

因此,傅彪身上既有北方人的豪迈、飒爽,又有南方人的温婉、细心。

小时候的傅彪衣食无忧,最让他开心的就是和小伙伴一起看露天电影的时候。

正巧,在一个周末,导演崔嵬和剧组到傅彪居住的大院拍摄电影,傅彪兴奋地跑去围观。

崔嵬看到探头探脑的傅彪,感觉非常可爱,就送给他两盘录像带做纪念。

从那时起,表演就在傅彪心里扎下了根。

1982年,傅彪高考落榜,想让傅彪走文艺路的父母打算让他复读。

但一心想做演员的傅彪,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偷偷报考了中华 社会 大学。

眼看木已成舟,父亲只好妥协,给了他考试的钱。

傅彪开心地拿着钱便踏上了考艺校的路

初试、复试都通过了,他如愿进入了大学。

在学校里,傅彪接演了第一部电影《北国红豆》

拍完后喜滋滋地拿着900块酬劳回到了学校。

但因学校规定不能私自外出接活,校领导就惩罚傅彪交给学校1500块钱。

这时的傅彪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只能无奈离校了。

离开学校后,傅彪辗转来到了铁路文工团的话剧团。

在这里正式开始了他的演绎之路,并在这里遇到了一生挚爱。

1993年,张秋芳与傅彪同时进入了话剧团。

作为新人,两人之间的共同话题自然要比其他人多一些。

但傅彪因为长相太老成,只能演“老大爷”、“农民”这样的配角。

在团里领导的商议下,把傅彪分去了说唱团。

在这里,不光没戏演,与张秋芳的交集也变少了。

不情愿的傅彪找到领导:“我不想去说唱团,我的梦想是演员。”

领导看了看傅彪的长相,没有理他。

结果在说唱团没待几天,傅彪又被调去做了相声演员。

相比之下,张秋芳虽然之前是空姐,但对表演一无所知

但她的演艺路却比傅彪好走得多。

凭借外表的光鲜亮丽,张秋芳得到了重用。

傅彪眼看着自己和张秋芳的差距越拉越大,心急不已。

就在这时,命运给傅彪送来了机会。

傅彪在路过话剧团时,看到了拿着剧本紧皱眉头的张秋芳。

傅彪鼓起勇气,向女神走去。

这才得知,张秋芳正为新接的剧本《骆驼祥子》发愁。

但因为自己是新人,又没有经验,团里没有人愿意帮她。

傅彪便自告奋勇,提出要陪张秋芳拍戏。

看着眼前这个憨厚老实的男人,张秋芳非常感动。

殊不知,傅彪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看着她答应自己傅彪欣喜不已。

有了第一步的发展,傅彪就开始了追妻路。

为了能省下钱送张秋芳礼物,傅彪把自己抽的烟卷档次一降再降。

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渐渐被拉近了。

一次两人拍完戏,张秋芳提出想吃海参。

傅彪就带她去饭店,因为囊中羞涩,只点了一盘葱爆海参。

菜上来后,傅彪一个劲地给张秋芳夹海参,自己却只吃葱。

张秋芳让傅彪也吃,但傅彪只憨厚地抬起头来冲张秋芳笑笑

手上还是一个劲地给张秋芳夹菜。

在饭店灯光摇曳的环境下,张秋芳心想:这辈子就认定他了。

两人在一起后,趁着父亲宴请全体文工团的机会,傅彪带着张秋芳见了家长。

同事们都很疑惑, 张秋芳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不起眼的傻小子?

但众人的不解并没有让两人退缩,反而开始了独属于两人的甜蜜生活。

1989年,两人在父母与单位领导的祝福下,低调地步入了婚姻殿堂。

傅彪和张秋芳像平常夫妻一样,用心经营着温馨的小家。

婚后两年,两人就生下了宝贝儿子——傅子恩。

感情上进展顺利的傅彪,事业却止步不前。

婚后一度需要让妻子挣钱养家,傅彪则在家做起了家庭煮夫

意识到处境的傅彪一心想找出路,担起养家的责任。

1993年,傅彪接到张艺谋剧组的通知,前往试戏《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开心的傅彪颇有被皇上翻牌的感觉,对张艺谋更是充满了感激。

最后定角,让傅彪饰演反派“老三”一角。

还没等到开拍,傅彪却接到了副导的电话

“这部剧现在延期开拍了,你不想等的话,可以去接别的戏。”

但傅彪直接拒绝了:“我愿意等,多久也行。”

这一等就是一年,傅彪只好先去另谋生路。

就在这时,傅彪的朋友钻了空子,声称自己有好项目,来找他筹钱做生意。

一向重义气的傅彪,一听立马就带着朋友来到了单位筹钱。

同事们看到是傅彪作保,再加上利息要比银行高得多,都动了心。

一天下来,就筹了30万元,这在那个年代,可不是个小数目。

但朋友却在拿到钱的第二天就跑了。

后知后觉的傅彪才知道,自己被朋友骗了。

面对前来讨债的人,傅彪信誓旦旦的承诺:“我一定会还给大家的。”

那时候,傅彪每个月的工资只有500块

要连本带息的还清这30万,谈何容易。

每到逢年过节,上门要债的人都要把傅彪家的门槛踩烂了。

看着因欠债担惊受怕的妻儿,傅彪只好选择下海,去了一家广告公司。

张秋芳也放弃了事业,回归家庭做起了丈夫的后盾。

为了多拿钱,傅彪包揽了公司绝大多数的业务。

为了谈成合同,傅彪更是拼命应酬,不管多少白酒,端起杯就能下肚。

有一次为了赢竞争对手,抢到合同,8两的白酒,傅彪几口就喝完了。

最后喝到在卫生间吐得昏天黑地,直接醉晕了过去。

这样不计后果地喝酒,让傅彪患上了肝炎,这也成了后来夺去他生命的罪魁祸首。

醒来后,傅彪哭着对老婆说:“我不想喝酒,我不想应酬,我最喜欢的还是演戏啊。”

张秋芳心疼丈夫这么拼命,就劝他辞掉了工作,继续追寻梦想。

在老婆的支持下,傅彪重新回到了演艺路。

但回到影视行业,傅彪的路走得并不是很顺畅。

不仅只能跑跑龙套,在跑龙套时,还被人往嘴里塞过臭袜子。

如果没有冯小刚的“冯家班”,傅彪的一生可能就真的这么落寞下去了。

1994年,《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终于开拍了。

凭借精湛的演技,傅彪入了张艺谋的法眼,日后张艺谋一直称傅彪是“老三”。

因戏份太少,并没有被观众记住。

傅彪只能等待下一个机会。

明明自己过得也不如意,却还是不忍心看着他人受罪

进入 娱乐 圈后傅彪便一直力所能及地帮助着其他演员。

1996年,因拍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傅彪与丁志诚结识了。

在剧组,两人同住一屋。

每次都是傅彪带着打好的饭回去后,两人才开始一起吃。

等到睡觉时,傅彪哪怕再困,也是先等丁志诚睡着他再关灯睡觉。

只是因为自己打呼噜,怕吵到丁志诚。

拍摄完后,丁志诚虽去从商了,傅彪也还是在自己接拍影视剧时

在导演面前提及他,希望也能给丁志诚一个露脸的机会。

次年,丁志诚拍戏时突然接到女儿高烧不退的电话。

为了能让丁志诚安心拍戏,傅彪立马开车奔往医院

陪着丁志诚的女儿看病,在病床前守到半夜。

直到孩子病情稳定了,才赶回剧组。

面对傅彪的尽心尽力,让丁志诚差点落泪。

除了对同辈,傅彪对老人也是有口皆碑。

1997年,傅彪和“姥姥”孙桂田在《充满 情感 的都市》里相识。

因为都是饰演普通人,孙桂田又是经验丰富的老演员,傅彪就经常去找孙桂田请教。

孙桂田也非常喜欢这个接地气的小伙子

再加上傅彪对老年人非常尊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原本以为缘分就到结束了,没想到马上到来的一部新戏,再次让两人有了合作的机会。

同年,刚转为导演的冯小刚,正在忙着拍首部贺岁片《甲方乙方》。

陆国强带着傅彪一起来到了剧组。

进入剧组的傅彪,为了能留下来,铆足了劲地表现。

一边给剧组拉广告赞助,一边把剧组人员的伙食安排得井井有条。

考虑到冯小刚当时的经济状况

傅彪跑了好几天,找到了一家物美价廉的快餐馆。

为了省下运送钱,傅彪自己一个人把全剧组的饭菜从一楼提到四楼。

终于敬业的傅彪,引起了冯小刚的注意。

不知道他是演员还是冯小刚,原本想把傅彪留下来做制片人。

但一问才知,傅彪也是演员,就向他投来了橄榄枝。

“那你也来演一个角色吧,只要不嫌钱少就行”。

于是,傅彪如愿留了下来。

碰巧的是,孙桂田也客串了这部电影,两人再次重逢。

拍摄完这部电影后,傅彪就认了孙桂田做干妈。

以后只要傅彪回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去她家坐坐,还会吃上干妈亲手做的一顿饭。

临走时,傅彪都会给干妈留钱:“干妈,你去买点吃的,我现在挣钱了,能养得起自己了。”

傅彪也会假装“恐吓”孙桂田的儿子

“我可是会经常和干妈通话的,不要以为我不在,你们就能欺负干妈!”哄得全家人哄堂大笑。

就连孙桂田自己都说:“彪子对谁都好,就连我这个给他带不来半点好处的老妈子。他都能这么照顾我。”

傅彪的好心也得到了好报。

《甲方乙方》一经播出,立马赢得了很大的反响。

剧中傅彪饰演的长工嘴硬、不认命,更是被观众记在了心里。

当张秋芳带着儿子去看爸爸的电影时,8岁的傅子恩看到爸爸被葛优欺负的画面,大哭着不看了。

还连连喊着:“我要给爸爸报仇。”

就连后来葛优买了好吃的好玩的送给他,都不买账。

由此可见,傅彪的演技真的是入木三分。

通过这部电影,傅彪在 娱乐 圈崭露头角。

1999年,冯小刚力排众议,启用傅彪为男主角,让他参演了《没完没了》。

凭借这部电影,傅彪获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成名后,傅彪开始提携更多的人。

获奖同年,推荐只是配音演员的张涵予,参演了首部作品《梦开始的地方》。

一直想做演员,苦寻无门的张涵予终于打开了自己的事业大门。

2001年,又因电视剧《等你归来》结识了王劲松。

王劲松在剧中饰演了一个反派,演完后傅彪找到他:“你的演技很好,你应该到北京来。”

但王劲松因为想到去新的地方就要重新开始,爱面子的他不愿离开南京。

架不住傅彪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买好票了吗?抓紧买票。”

王劲松动摇了。

到达北京的第一天,傅彪就开车前去迎接他。

不仅给他找住的地方,还开车带他到处去见导演。

见到导演后,傅彪就跟导演说:“我这个兄弟人好,演技也好,只要你要他,我可以不要钱给你串戏。”

除此之外,傅彪还对他说:“你只要演好老生,就有你的饭吃。”

王劲松日后还不断反省自己:“我是将老生演了下去,但是演好了吗?”

经过傅彪的不懈努力,王劲松终于在 娱乐 圈站稳了脚跟。

受到傅彪帮助的人,数不胜数。

李晨也说过;“傅彪是我最好的老师。”

同年,傅彪再次获得了金鸡奖。

此后,傅彪不光演技出了名,人品更是出名,成了导演们跟前的红人。

大器晚成的傅彪没有飘,他的好人缘在 娱乐 圈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平时在剧组更是经常自掏腰包,给同事买饮料买水。

此时,终于迎来事业春天的傅彪,却接到了一个噩耗。

2004年傅彪患上了肝癌。

在医院里,傅彪积极地和病魔作斗争。

知道妻子担心,傅彪还反过来安慰妻子,小两口一起幻想着等傅彪出院后要拍什么戏,接什么通告。

很快,第一次肝移植手术就到来了。

肚子被划开了大口子,傅彪自己难受,却也不忘逗张秋芳笑

“你看,我这个刀疤像不像个奔驰车标。”

能下床后,傅彪就提着输液瓶到处溜达。

安慰其他病友,让他们积极配合治疗:“我做完手术半个月就能活蹦乱跳了,你肯定也行。”

看到医生护士有忙不来的时候,傅彪还要上前搭把手。

出院后的傅彪恢复得很好,还和妻子携手做客了《艺术人生》。

本以为傅彪的病情快要稳定时,2005年却再次复发了,最后不治身亡。

傅彪去世时,傅子恩才刚刚14岁。

这个小小少年,在葬礼上的发言颇有小大人气势,父亲的离去让他瞬间成长起来。

他安慰众人:“我们不要哭泣,父亲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这么放松过了,现在他终于解脱了。”

妻子也在儿子和朋友的安慰下,强撑着举行完了葬礼。

但看着昔日相伴的丈夫,从此天各一方,张秋芳还是被悲伤压垮了。

其实在家人隐瞒自己病情时,傅彪早已对此有数。

最令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妻子和孩子。

于是,傅彪在临终前瞒着妻子向好朋友们把张秋芳和傅子恩托付给了他们。

丁克多年的葛优承担起帮他养儿子的重任,多年来,没有缺席过傅子恩的活动。

张国立夫妇扶持着张秋芳创业,让她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冯小刚帮张秋芳还了因病欠下的债。

葬礼上,大半个 娱乐 圈都赶来吊唁,不管是歌手还是演员都纷纷前往。

就连路人,都自发的举牌跟随送灵车走完了全程。

死后多年,傅彪的好友们仍然挂念着他。

冯小刚说他是贺岁片的代表人物。

葛优也不止一次地表示:“傅彪还在。”

就连干妈孙桂田都在梦中梦见过他。

梦里,孙桂田和傅彪一前一后进了自己的家,但孙桂田回头时却没有看到傅彪。

醒来后,一向怕黑的孙桂田竟起身把家里的门都打开了。

阿姨问她时,她只说了一句:“让彪子进来。”

哪怕是日后提起傅彪,孙桂田也是泪流满面,久久不能释怀。

现在傅彪的妻子和孩子已经慢慢步入了生活的正轨。

张秋芳非但没有改嫁,还在与丈夫的回忆里,写下了《印记》一书。

“至今,我们依然彼此呵护着,”一句话跃然纸上,现在张秋芳也自己创业身价上亿。

而傅子恩,则是继承了父亲的事业,成为了一名导演。

妻子和儿子都非常争气,傅彪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非常欣慰。

如果说傅彪是半个 娱乐 圈的恩人,这话一点也不为过。

正因为他深知小演员的难处,对同为小演员的艺人能帮则帮,对同事、朋友更是处处考虑周到。

去世后,外界对他的评价和妻子孩子得到的帮助,就是对傅彪人品的最好印证。

果真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